花笺

【马艾】危机

eyes-sama:


  小拳拳的梗
  我也不清楚这几个人怎么处一块儿的...
** *** *** *** *** *** *** *** *** *** *** ***


 
  马尔科和艾斯吵架了。
 
  这不奇怪,小情侣嘛,恩爱日子过顺畅了,总会整一些蛋疼的事情来闹闹。过几天自动和好不说,无辜的围观群众还得陪着一起吃狗粮。
 
  但这次不对劲,真不对劲。马尔科叼着根烟,琢磨着他家耿直的天然呆冷落他的天数,心里渐渐磨出了点焦躁。关键是,他还不清楚这次艾斯是为了什么跟他耍脾气的。正郁闷着,口袋里响起短信提示音,马尔科垂着眼皮划开手机,登时眼珠子差点瞪出来,连累着一根好烟,也掉到了地上。
 
  娘西皮,要出大事啦。
 
  一路赶来的罗很暴躁。他昨晚通宵整理病例数据,正犯低血糖呢,马尔科一通电话炸过来,简明扼要一句“罗,我需要你”,报了串地址就给挂断了。罗那个气啊,当即扣上帽子抱着武士刀就杀了过去。
 
  踹开大门的时候,罗倒是乐了。这围着坐的一圈人——山治香克斯萨奇以藏,一个两个的表情,比他刚实习那会儿,从验尸间爬出来的还精彩。他也顾不上要砍马尔科了,挤到山治身边坐下,好奇地咬耳朵,“嘿,这出什么事儿了?”
 
  山治挑着圈圈眉,纠结半天,最终也只是把茶几上的手机往他前面一推,“你自己看。”
 
  行吧,看就看,罗耸肩,想也没有什么能唬到他。哪知这一看,他的眼珠子差点瞪出来。萨奇一边摸着下巴,一边满意地笑,“我就说这是正常人的反应嘛。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啊?”
 
  “不对啊这,”罗反复确认着发送人的名字,“这是马尔科当家的手机?”
  
  一直没开腔的马尔科作无奈状,点头。


  “真是艾斯当家的发给你的?”
 
  马尔科犹豫,再次点头,“不过,我有好几天没联系艾斯了。我们...吵架。”


  “啊,你是说,你们吵架吵到艾斯当家的脑壳坏掉了吗?”
 
  罗把手机扔回茶几上,那条短信亮在众人眼睛下——


    “马尔科,(。•ˇ‸ˇ•。)哼!都怪你 (`ȏ´) 也不哄哄人家(〃′o`)人家超想哭的,捶你胸口,大坏蛋!!!( ̄^ ̄)ゞ咩QAQ 捶你胸口 你好讨厌!(=゚ω゚)ノ要抱抱嘤嘤嘤哼,人家拿小拳拳捶你胸口!!!(。• ︿•̀。)大坏蛋,打死你(つд⊂ )”
 
  ——异常扎眼。



  所以先别管艾斯的脑壳有没有坏掉吧,“那小子,‘火拳艾斯’的名号可不是白叫的,这要是一小拳拳下去…”萨奇戏谑,“兄弟你要我帮你订个花圈儿吗?”
 
  马尔科一手捏住他的飞机头,“吵死了。信不信拉你垫背啊?”


  “哎哎,放手啊混蛋!”


  以藏被萨奇吵得有点烦,忍了又忍,最终还是用暴力让他闭了嘴,“我怎么觉得,艾斯这孩子是喝了假酒。”


  众人默。


  香克斯:“你们看我干嘛?”


  马尔科摆摆手说没什么,然后颓然地靠进了沙发背里。


  而山治君呢,瞅着平时“大小事体,自是淡定”的白胡子左右手,对着他家老大他哥的事情如此烦恼,当即也是同情。他挪过去拍拍马尔科的肩,开始替人家拿主意。


  “我说啊,这事也好办。你找个晚上把艾斯约到家里,点个蜡烛,放个CD,趁他吃得嗨的时候给他擦去嘴边的油渍,再叼一枝玫瑰来一通深情款款的告白,接下来,别说艾斯不原谅你,就算你想他陪你滚床单,估摸着他都得愿意。唉别担心,”山治截住马尔科的话头,“晚餐和红酒,就放心地包在我身上吧。”


  罗听得诧异,“你对你们家那口子也这样?”


  “哼,”山治把拳头捏得“咔吱咔吱”响,“绿藻头要是敢跟我闹,这日子要过过,不过老子踹死他!”


  “等等,我怎么觉得这招用来对付女孩子的?”萨奇惊觉。


  “不说艾斯吃到一半会睡着,”马尔科抚额,“玫瑰可是带刺的啊。”


  香克斯在一旁笑:“哪用得着这么麻烦。既然是艾斯,给他一顿肉和一桶酒就好了嘛。”


  众人:“还是边儿去吧您...”假酒害人好不啦。


  罗在一边听了半天,再看一眼马尔科那张郁结的脸,暗自叹了口气。


  “马尔科当家的,你别听这几位瞎整的幺蛾子。依我看,还是直接找艾斯当家的聊聊吧。虽说他们家的一贯脱线,症结也在他,但主动权,在你手里。”


  “一队,”以藏小声提醒,“你最近,确实太忙了。”


  马尔科沉默了。多到炸的文件在脑海里轰然倒塌,一张阳光帅气的脸浮现出来。


  那是他年下的爱人,拥有年轻而富有活力的肉体,纯粹又热烈的感情,如冬夜的火焰一般吸引着他。他想起自己被点燃的爱情,还有对爱人许下的誓言,以及后来,被工作切割去的时间,忍不住把脸埋进了手心。


  “啊,太忙了。”


  他家的那个小子,哪怕夹菜的时候让菜掉桌上,也得心疼好一会儿,可那天居然气到掀了饭桌。碗碟“噼里啪啦”砸了一地,两人当时就对视着愣在了原处。马尔科知道艾斯铁定心疼这桌子菜,那时却梗着脖子,硬是扭头跑了。
 
  他不禁笑了,回忆缝隙里的誓言犹在耳边——
 
  “我愿与你,共度余生的岁月。”


  而此时,马尔科看着窗外的阳光,温柔又无奈,“面包和爱情啊,还真是难以兼顾。”
 


  艾斯打着呵欠从寝室出来的时候,看见了马尔科。他第一反应是惊愕着退后两步,因为他觉得自己学习太过认真导致出现了幻觉。第二反应是取下自己的眼镜擦了擦再架到鼻梁上,因为他想可能是镜片太脏看错了人。
 
  直到眼前的家伙挂着好笑的表情走近他,他才不确定地发问,“马尔科?”


  “嗯,是我。”说着伸手圈住了艾斯的躯体,久违的温热让马尔科发出一声满意的喟叹。


  “你怎么来了?”


  “抱歉,艾斯。”
 
  “抱歉?”


  “前几天因为工作的事...没有考虑你的心情,抱歉。”


  “啊?”艾斯不明所以。
 
  马尔科也察觉到哪儿没对,他让两人拉开点距离,“你没给我发过短信?”


  “我这两天忙着复习呢,手机让萨博给没收了...”
 
  萨博?马尔科想,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而艾斯瞧他走神的样子,再想想前两天饭桌上的争执,突然认怂了。他戳戳马尔科的胳膊。
 
  “喂。”


  “嗯?”


  “那天是我不对啦。”艾斯纠结,“你那么忙,我还要你抽时间陪我,真是抱歉。”


  马尔科愣了下,他稍微抬起了头,直视艾斯头顶上的呆毛,胸膛里仿佛燃起了一团火焰。
 
  有很多东西掠过马尔科的脑海,接着他的眼神跟着温柔起来。


  “艾斯。”马尔科重新抱住了他。


  “你要知道,我喜欢你啊。”


  “喜欢到一想到喜欢你这件事,就开心地不得了。”


  “马尔科?”艾斯承认心跳得有点快,他的双手扑棱了几下,最后认命似的抓住了马尔科背后的衬衣,“你说简单点啊,”他嘀咕,“我不是很理解...”


  马尔科笑笑,他不说话。


  他直接吻住了他。


  至于萨博,发这条短信的动机?谁知道呢。但是不管怎样,萨博摊上大事儿了。


马艾马艾(///▽///)

幻影喵的自汉化堆积站:

【自汉化】マルコ誕生日おめでとう漫画-2013

CP:马尔科X艾斯

作者:くそ虫     P站ID:2266921

* 马哥教你说情话系列↖( ̄▽ ̄")(什么鬼×)

* 阅读顺序从右向左⊙▽⊙

* LO主日语水平渣且脑洞清奇,不会翻拟声词,如果出现翻译错误并导致拐到了什么奇怪的剧情上,请多多包涵⊙▽⊙


———————————END———————————

NOTE:くそ虫太太的马哥生日贺漫~

萌萌哒艾斯请给我来一打好么!!⊙▽⊙

想表达出感情和句意又不用太书面话的词真是好#¥%&……=口=


【喻王】喻队,请注意弹幕礼仪

青峦风色:

欢乐向,原作衍生向。


真OOC,私设。






-00-


 


“喻队你说什么?”


“王队听错了吧,我什么都没说。”


哦,你是没说,你在心里弹幕刷了多少遍了。


 


“喻文州你好鬼烦……”


王杰希扶额,他怎么喜欢了这么一个人。


 


-01-


 


王杰希喜欢喻文州这件事,在微草战队是众人皆知的秘密。


说是秘密,因为王杰希自己并不知道。


号称直男堆里感情专家的柳非坚定指出:“队长是说梦话叫喻队的名字,只有名字啊!这里面肯定有猫腻。”


想起喻文州培养出的蓝雨小鬼就不屑一顾的刘小别撇撇嘴接话:“估计队长自己也弄不清。”


“作为单身队员……我很担心队长的个人感情生活啊。”刚和徐景熙约了一场治疗血拼的袁柏清攒着对蓝雨的愤怒值补刀。


高英杰抿着唇,显然有点不适应这种八卦之魂燃烧的气氛。


“我觉得,队长喜欢,肯定能追上。”他还是坚定地添上了一句。


许斌摇头,无奈地说了声“训练吧”,心说追喻文州?那个笑起来深不可测的心脏……估计得好好磨,他默默在心里给自家队长点上了蜡。


王杰希站在门口,看着自家队员努力训练眼里的斗志都要实体化的样子,觉得很是欣慰,大家为了冠军,果然很努力。


 


王杰希确实喜欢喻文州。


此症状根植于第二赛季,意气风发的小魔术师之名登上了喻文州的战术小本,据说被星标,被打叉,被重点监控;


发作于第七赛季,诱导因素为你抢我一个冠军我夺你一次卫冕,是谓相爱相杀;


等到第十赛季结束,王杰希突然发现,不好,暗恋综合征,晚期了。


久病成医,王杰希自我诊断结果为:表白。


 


王杰希向来是个做事果断的,新赛季伊始就查好了对阵蓝雨的日期。他想起世邀赛期间喻文州对他若有若无的微笑,想起喻文州托着腮不经意跟他说欢迎魔术师归来。


喻文州他……也是喜欢的吧?


怪就怪喻文州这个人,心里弯弯绕太多,无论想什么面上也不会表露出来,喜恶不甚明晰,对谁都温润谦和,十足糟心。


 


喻文州你说你,有什么事不能直说?


喜欢我你就说啊。不喜欢我……那你还是闭嘴吧。


 


-02-


 


王杰希再见到喻文州是在北京城的深秋里,他难得的恋爱脑里脑补出金秋的银杏大道上,喻文州眉眼弯弯站在向他走来,嘴里呼出白茫茫的水雾,冲他微笑:“杰希,我喜欢你。”


当然事实是不可能的。


 


微草主场4:6惜败蓝雨,王杰希以交流战术促进战队感情的借口约喻文州在微草附近的咖啡馆。


夜凉如水,星光璀璨。


宜表白。


 


喻文州来时慢条斯理地解开围巾搭在一旁的椅背上,淡定从容。


“喻队晚上好。”


“王队好啊,这么晚喝咖啡不会影响休息吗?”他指指桌上的拿铁,被店里空调吹得脸颊有些干红,伸手解开卡其色的风衣——这一系列动作,王杰希从头看到尾,目不转睛。


少顷他悻悻收回眼神,沉声:“拿铁是帮你点的,我不喝饮料。”


喻文州怔了怔,眼尾稍稍上挑打量着对面的人,王杰希心说这时躲了不就是心虚,索性对上他的眼神。


“杰希他还记得我喜欢喝拿铁?”


“他想说什么……终于憋不住要表白了?”


“杰希穿高领挺好看的,墨绿色也称他。”


等等!


——喻文州叫我什么,杰希?


王杰希浑身打了个激灵,顿时从恋爱脑中脱出进入战斗状态,再抬头时只见喻文州言笑自若,点点头说了声谢谢王队了。


那刚才那是什么鬼?不是他说的?


王杰希点头应下来,转着吸管喝他的柠檬水,一双大小眼时不时不经意去瞥喻文州。咖啡厅里的背景是首歌,缱绻旖旎,唱着空气、小吃、还有夜景,小资意味十足。


王杰希没功夫太留意这些,他在看喻文州——喻文州喝咖啡的样子很好看,手指骨节明晰,手长又白净——尽管职业选手里手好看的人不在少数,可王杰希就偏偏觉得,喻文州有特殊的魔力。


恋爱脑的王杰希面对面偷窥又怕被撞破,还好喻文州目不转睛地瞧着窗外霓虹流光。


“这里的LATTE不像水?如果拿铁像水才奇怪吧,这什么歌词。”


“杰希他到底说不说。”


“噗,他偷看的样子实在是……有点可爱啊。”


 


这什么鬼?!


王杰希这次总算看清楚,那是喻文州身体里升腾起来弹幕一样的彩色文字泡。


他以为这是在B站追番刷弹幕吗?


等等……他说可爱?


王杰希一口老血咽进了肚子里。


 


-03-


 


当天晚上蓝雨队长与微草队长进行了亲密友好的会晤。


会后微草队长王杰希同志格外欢欣鼓舞,因为他的暗恋综合征得到了极大的缓解。


他和喻文州肩并肩在北京城的夜色里走着,时不时两人身侧的手藏在阴影里若有若无地触碰,夜里寒气重,喻文州穿得本来就不多,说话时一串串的白气,王杰希侧身瞧着他,没忍住就伸手把他的围巾拉高,挡住人半张脸。


“别让人认出来,离微草太近了,我怕你被粉丝发现。”


喻文州笑:“他们王队长在这呢,你不得护着我?”


“也是。”王杰希点点头,下一秒就被喻文州揽着腰往里使劲一拉,刚感到重心不稳的踉跄又被人扶住手臂。


喻文州等他站定,却像是反应足足慢了几拍,手才缓缓从他腰上收回来,一脸凝重:“你走里面,王队注意点啊,外面有车,你得保护好自己才是。”


违规开进非机动车道的汽车扬长而去,尾灯照射出的光束里洋洋洒洒蔓延着细微的尘灰。


“杰希你真是……吓死我了。”黄色的文字泡。


“有点不想把手收回来。”粉红色的文字泡。


“他要是再不说,真有些忍不住想告白。”还是粉红色文字泡。


王杰希眨眨眼,回他一脸真诚又严肃:“多谢喻队了。”


突然感觉,被喻文州拉过的地方,像是在着火。


 


“真能装啊杰希。”灰色的文字泡。


“到底谁比较能装啊喻文州?”王杰希下意识接话。


“王队在说什么呢?”


喻文州的眼睛微微眯起,狡黠又暧昧,他抿着唇不说话,却从心口蹦出一串粉色的文字泡。


“杰希,你是不是喜欢我?”


王杰希装作不看到,却依旧猝不及防,偏偏头不去看他,却在霓虹闪烁下红了脸颊。


 


“王队,你是不是……喜欢我?”


哐,喻文州的特效消失了,粉红不见了,大抵是因为他什么也没想,话音藏在围巾里,声音闷闷的。


可是问得很清楚,半晌又拖着绵长的尾音添上一句。


“杰希啊……”


太犯规了,王杰希想,被吞回去那口血,直接涌上了脑海,犯规到气血翻涌。


喻文州这个人,太烦了。


 


回来后王杰希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托着腮发愣,他觉得自己有点被恋爱脑打击。和喻文州所谓交流战术到现在,他大抵也弄明白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柳非敲敲门,端着一大杯柠檬水过来,细声细气地问,队长,我倒水倒多了,要喝吗?


王杰希点点头,多谢了。


他继续想——喻文州心里刷出来的那些弹幕一样的彩色文字泡,无疑就是他心里的想法,从吐槽到小心思一应俱全,颜色大概就代表心情,因为王杰希发现,每次喻文州想到与他相关的暧昧或者心动,都是粉色的。


王杰希扶额……想起来真耻。


喻文州?


粉色文字泡?


太违和了!


刘小别敲敲门,手里转着个U盘递给王杰希,说这是他跟卢瀚文的单挑录屏,让他帮着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


王杰希应下说好。


继续想喻文州——喻文州问他是不是喜欢他,王杰希几乎是落荒而逃,三句两句推辞突然想起复盘还没完成,转身回了微草。


又敲门,这次是高英杰。


他眼神在窗口飘着,抿着唇憋了好半天,声音低低地,问:“队长……你还好吧?”


王杰希转过椅子,高英杰有些怯懦,指了指门外:“大家都很担心你,让我来问问。”王杰希顺着他的手看过去,门缝里几个人影一溜烟散去。他笑着拍了拍高英杰的肩:“没事,早点休息吧。”


 


都怪,喻、文、州。


王杰希给他发信息:“喻队,明早几点的飞机?见一面吧。”


喻文州从善如流:“好,我去找王队。”


 


-04-


 


王杰希起得很早,天刚蒙蒙亮。


他收拾停当路过训练室时发现灯竟然亮着。


他走进去,全微草的人都在训练,除了他自己。


 


坐在门口的刘小别聚精会神,屏上的剑影步分出七个身影,王杰希竟然分不出真假。他看见刘小别心口处蹦出一行弹幕:“喻队会不会嫌弃队长大小眼啊?”


Hit.


许斌刚刚打开新引进的训练系统做测试,做着做着突然停了下来。


“不好,今天诸事不宜,队长表白肯定失败。”


Hit X2.


袁柏清刚给自己刷完一个大加,得意洋洋地去翻数据。


弹幕是灰色的:“啧,徐景熙真烦,蓝雨真烦!宿敌怎么爱!掰!”


Hit X3.


王不留行从屏幕里飞出来,狠狠地把熔岩烧瓶摔在了地面上,发出一声脆响。


“靠!索克萨尔那个没眼力见的说不喜欢魔道学者!瞎不瞎!”


Hit……不,王杰希血槽已经空了。


 


王杰希觉得,整个世界都不太好,训练室里一条一条又一条弹幕满天飞。


还好他醒了。


王杰希坐在床上平息自己的梦境,实在太魔性。他也觉得能看到喻文州心里弹幕这件事无比玄幻,想着便拿过床头的手机——昨晚的短信记录还在,也快到约定的时间,他起身洗漱收拾,再路过训练室时,灯确实是暗着的。


他确认了好多遍,还好刚才的是个梦。


能看到喻文州一个人,已经足够了。


 


喻文州站在微草俱乐部门口,靠在墙边上垂头看手机,晨光熹微,手机的光亮略略扫在他的脸上。


“不好意思喻队,我来晚了。”


“没有,是我来得太早。”


没有弹幕。


喻文州向前走了一步,脚尖几乎要贴上王杰希的:“我昨天说的事,王队考虑得怎么样了?”


一,二,三。三秒停顿。


还没等到王杰希说话,喻文州那边却忽然浅浅笑着从心里往外冒文字泡——


“杰希我喜欢你。”


“杰希你也喜欢我吧?我知道你喜欢啊。”


“我喜欢你好多年了,我猜你也是。”


“双向暗恋也要有节制啊杰希,还不答应?”


 


王杰希向后退了退,这不用说出口的来势汹汹的表白也太凶残——喻文州一准是知道了他能看出来,本来是他的优势,结果生生变成了喻文州的表白利器。


喻文州这个人真是,好烦。


“喻队你说什么?”王杰希绷着脸,淡定自若地问他。


“王队你听错了吧,我什么都没说。”他更冷静,弯弯唇角笑得万分自然。


 


是,你是没说出口。


你那粉红的弹幕“我喜欢你”都要把天光遮住了,王杰希扶额,干脆心一横,眼一闭,倾身就吻了过去。


真是眼不见心不烦啊,再不吻下去,他都怕喻文州给他刷出若干句“喜欢你”连成粉红心。


没治了,不过他说得对,双向暗恋也该有节制的,这么多年,也该换种模式了。


恋爱模式。


 


“喻文州你好鬼烦。”


喻文州抿抿嘴把对他发音不标准的笑憋了回去:“比唔比得上你?”


 


FIN.




所以说文字泡是蓝雨的传统


脑洞来源于全明星的时候喻队自己的各种嘟囔……感觉心里会像刷弹幕一样23333